收藏大全名家书法——厚德载物台湾省小学书法教材,跟内地有啥不一样?

古秦阿房宫、近清圆明园,为何总逃不脱一炬之火,是谁之过欤?

18清朝最漂亮的园林,是谁修建了它,最终毁在了谁的手中?
建筑
赞王李梅书法

享誉“天下第一宫”的大秦阿房宫与号称“万园之园”的大清圆明园,最终都逃不过命运的定数,一炬之火化为灰烬,烟尘散尽,仅剩遗迹残存、空旷一片,令后人叹为观止的同时,不禁唏嘘,为何它们总是惊人的相似,这种结局是谁之过欤?

阿房宫始建于公元前212年(秦始皇三十五年),传为项羽所火烧,圆明园始建于1709年(康熙四十八年),1860年遭英法联军火烧,后又多次遭洗劫。两者初建差了近两千年,但从规模建筑上来说都是旷世典范。

阿房宫之雄伟,唐诗人杜牧用艺术的手法,给了我们太大的想象空间,“覆压三百余里,隔离天日。骊山北构而西折,直走咸阳。二川溶溶,流入宫墙。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;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;各抱地势,钩心斗角”,无论是面积、布局,还是一廊一檐,这座奇伟的宫殿,都是巧夺天工,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。

而圆明园这座大型皇家园林,在法国大文豪雨果眼里是理想与艺术的典范,“你只管去想象那是一座令人心神往的、如同月宫的城堡一样的建筑,夏宫(指圆明园)就是这样的一座建筑”,事实上,它不仅有宫廷建筑的雍容华贵,还融合了江南水乡园林的委婉多姿,甚至连欧洲的园林建筑形式都有所体现,无怪乎连乾隆帝都直言不讳,“实天宝地灵之区,帝王豫游之地,无以逾此”。

然而就是这样两座美轮美奂的建筑群、园林景,留给我们的不止是赞叹与惋惜,赞叹它们的惊世骇俗,惋惜它们的昙花一现,更多的还是一种历史的沉思,如果没有这种思考,那么它们的绝世芳华,也就白白湮没了。

非盛世不足以御民,阿房宫、圆明园修建之时,毫无疑问都是两大帝国的强盛时期,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民脂民膏民力可用,我们不一定非要说他们搜刮豪取,但这种略有小富即安、决策者便急不可耐追寻享受浩大工程的做法,确实使自身站上了孤岛,成为帝国破灭的一大隐患。

莫抱怨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的无情,莫忘记列强联军哄抢烧略的罪行,若是没有统治者的这种极度骄奢,令黎民百庶绝望透顶,也不会有登高一呼、群起而响应的阵仗,以及那些毫无抵抗、甚至引路为快的看客。

阅尽沧桑,王国维一声叹息,“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”,美好的逝去,阿房宫、圆明园的焚毁,固然令人痛心,但归根结底,一炬之火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,还在于帝国王朝自身,若使爱民如子,藏富于民、教化于民,与民以便利,城池何须固若金汤,国本自可巍然不动,又哪来大火数日不灭的荒唐?

“秦人不暇自哀,而后人哀之;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”,杜牧有感而发,其实唐人、清人何尝不是如此,但凡勤政爱民,贞观之治、开元盛世、康乾盛世,比比皆是,唯不忘初心,忘却奢华、经世致用,始终与民休养生息、孜孜不倦,方是经国之大略。

责任编辑:收藏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