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大全【風雲人物】超世之傑-曹操(下)【千古英雄人物】曹操(六)滅袁紹釋關羽

新华社、人民日报同批拼身体追业绩:加班就该免费?

学校要为教师休息日培训要付加班费吗?
新公务员居然说:不发加班费,违反《劳动法》
三國志卷十 魏書十 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

其实早在2016年6月17日,《人民日报》已发文评过度加班:《领导还没走 你敢走吗》。

作为一直致力于劳动法原创文章的笔者,一直关注劳动争议中的加班问题。这次,也想对干部职工的加班问题,作点初步探讨。

一、能不能加班?

文章指出,“无节制地要求干部职工加班,与宪法、劳动法、公务员法的要求相悖。”那么,干部职工的工作时间到底是什么呢?能否要求加班呢?

对此,国务院早在1994年就颁布了《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》,第二条明确了适用范围:本规定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国家机关、社会团体、企业事业单位以及其他组织的职工。

1.八小时工作制

《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》第三条 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、每周工作40小时。

2.每周双休

《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》第七条 国家机关、事业单位实行统一的工作时间,星期六和星期日为周休息日。

3.可否要求加班?

《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》第六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延长职工工作时间。因特殊情况和紧急任务确需延长工作时间的,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。

规定很明确,“任何单位和个人”“不得”擅自要求加班。

可是要求加班的,怎么办?没说。没有法律责任的条款,其法律刚性要求自然大打折扣。

确需加班的,“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”。那么,国家有关规定是什么呢?

4.加班的可否补休?

《公务员法》第七十六条第二款:“公务员实行国家规定的工时制度,按照国家规定享受休假。公务员在法定工作日之外加班的,应当给予相应的补休。”

这似乎应该是国家有关规定了。但,安排补休的细则没有,不安排补休的法律责任也没有,导致实践中加班之后能够享受补休待遇的非常罕见!

二、加班为何没有加班费?

(一)加班有没有加班费?

对此问题,《公务员法》仅规定了给予补休,没有规定不能补休的要支付加班工资。国家规定层面难以找到对此更详细的规定。但不妨从各地规定中管中窥豹!

1.一律不发加班工资

浙江省人事厅《关于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加班问题处理意见的通知》(浙人薪〔1995〕19号)明确规定:“机关、事业单位应强调在工作时间内提高工作效率,完成工作任务,一般不要延长工作时间或安排加班。确因工作需要须延长工作时间或在节假日安排加班的,除另有特殊规定外,应采用补休或轮休的办法,不发给加班工资。”

2.一般不发加班工资

太仓市《关于规范机关事业单位加班值班费管理工作的意见》(太人社薪〔2014〕3号)将加班区分为两类:

第一类发加班工资:根据国家、省、市文件规定或服务对象需求,须长期在法定工作日外提供社会公共服务,或安排24小时值班,且轮班轮值周期短,无法安排补休的单位和部门。第二类不发加班工资:对临时性、突击性工作须在法定工作日外安排加班,以及八小时工作外、法定休息日、节假日履行一般值班制度的,不得发放加班、值班费,可由单位安排补休。

(二)行使公权力的身份不允许给自己发放加班费?

为何对于机关事业单位的职工,加班却没有规定加班工资呢?

依法行政必然要求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,这是由行政权力容易无限膨胀的本质所决定的。

而干部职工,在社会公众眼中,自然代表了国家公权力,自然应当受到公众监督和相应约束。

或许是基于这一考虑,在设计制度时就规定,干部职工加班没有加班工资。因为,干部职工既是公权力的执行者,掌握着加班工资的发放权,掌握着加班工资发放的标准,如果允许发放加班工资,难免会成为滥发津补贴的祸端!

这一考量,在现有的制度语境和大环境中,是确有必要的。

(三)普通劳动者的身份为何不能领取加班费?

干部职工对外代表国家机关,行使国家公权力。但,对于国家机关而言,干部职工也是普通劳动者,也是靠提供劳动获取报酬的公民。

为何企业职工加班就有加班费,干部职工加班就没有加班费?

难道是因为干部职工的双重身份决定的?还是劳动关系和人事关系的二元体制决定的?

三、加班为何不能补休?

加班费没有依据,那么补休有明确规定吧。但,实践中却鲜有人在加班后能够补休。为何?

1.立法层面

立法仅有加班补休的原则性规定,没有操作细则,更没有法律责任,要求补休的规定自然难以落实。

这如同《劳动法》要求机关事业单位与编制外职工建立劳动合同关系,但没有规定不签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(如《劳动合同法》规定的二倍工资等),导致机关事业单位编外用工“灯下黑”,让编外劳动者倍感无奈!

2.执法层面

国家规定加班应该安排补休,但实际不能补休,只能是执法不严,执行不到位。如文章所述:“一些地方和单位并未按劳动法、带薪休假等国家法规行事。”

3.法学层面

按照行政法理论,公务员与所在机关的法律关系为特别权力关系。在特别权力关系中,权力主体可以以内部规则的形式限制相对人的自由权利,并享有对相对人的惩戒权,而相对人却缺乏法律救济途径。因此,在特别权力关系中,干部职工只能比一般劳动者要“特别”一些了!

四、“过劳死”不算工伤?

正如文中所说:国防大学一位女讲师英年早逝,他的领导含泪慨叹“别等中青年干部逝去再谈关爱”。

近年来,长期加班、劳累过度导致的“过劳死”现象已经屡见不鲜。但,“过劳死”目前仍然没有作为认定工伤的法定情形。

这就意味着,如果“过劳死”的时候在工作岗位上,是可以“视同工伤”。

但“过劳死”的时候不在工作岗位上,则与工伤无缘。尽管确实是因为工作原因积累成疾,但只是因为死得“不凑巧”,就认定不了工伤。

这,从工伤认定层面,是值得深思的。

这,从保护劳动积极性方面,是值得反思的。

这,从开发干部职工的可持续劳动力方面,是值得重视的!

五、二元化管理?

本公众号2016年曾发文,《教师节前夕,浅析教师的劳动权有哪些?》,对编制内外的教师的加班工资问题进行过分析。

《劳动法》第四十四条明确规定了加班工资分别是150%、200%、300%,但,由于干部职工不是“劳动者”,所以,对于众所周知的加班工资,注定是无缘的。

但,都是劳动者,都是提供劳动获取劳动报酬的公民,只是因为具有人事关系还是劳动关系的不同,就一定要有如此区别吗?

人力资源的二元化管理,真的就该如此吗?

今日推荐公众号

「安平说法」是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陈安平个人创办,公益普法宣传,免费法律咨询,服务百姓生活,敬请大家关注!

责任编辑:收藏大全